您的位置: 首页 >教育科研>专业阅读> 详细内容

专业阅读

《战争与和平》读后感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22-06-15 08:28:42 浏览次数: 【字体:

《战争与和平》读书笔记

苏州高新区特殊教育学校 朱怡洁

我们常说主题是一部文学作品所探索的基本的、常常是带有普遍性的思想。那么我们在讨论《战争与和平》时就应该把重点放在其主题的分析上。小说的主题大致可以概括为,人类动机的荒谬性、探索人生的意义和领袖的局限性。

 

人类动机的荒谬性

  《战争与和平》中大部分都在描写战争,它使我们联想到清晰的战争策略和合情的战争推理,但是托尔斯泰不断强调在和平与战争时期人们行为背后的动机不符合逻辑。智慧没有与理智联系在一起,而是与军事行动的诡秘程度及我们自己有关。库图佐夫是一位伟大的领导者,不是因为他制定了一个合理的计划且要求下属执行命令,而是因为他审时度势,全面考虑问题。如果计划的某一方面与现实不符他就会相应地调整策略。其他类似的不可思议的行为还包括尼古拉突然决定与玛丽结婚,而在此之前他还决定回到索尼娅身边;娜塔莎出乎意料地同彼埃尔结了婚。在小说中我们读到的几乎所有的不合逻辑的行为都产生了美满的结局,这就与托尔斯泰认为的存在于生活中的冲动情感远远不能为理性的头脑所能理解的观点不谋而合。

 

探索人生的意义

  《战争与和平》中有几个人物曾经顿然发现人类存在毫无意义。例如安德烈在奥斯特里茨死里逃生,他看到了隐藏在虚假的世俗世界背后的真相。他以死亡求得精神升华,而彼埃尔在小说大部分篇幅中都在思考为什们生活如此空虚和虚伪。导致彼埃尔思考的直接原因是他错误的婚姻,但是他思索的问题不仅仅局限于海伦,还包括为什么人类要出现在世界上的问题。彼埃尔参与共济会的神秘行动是他为实现生活意义而做的一次努力。然而,托尔斯泰通过彼埃尔渐渐厌倦了共济会成员并对他们的消极思想感到不满,指出了这种努力方式的缺陷。彼埃尔参与政事,他那短命的、疯狂的、刺杀拿破仑的念头也是很肤浅的。最终让他的生命充满意义的还是同娜塔莎的爱情。

 

领袖的局限性

     托尔斯泰在《战争与和平》中对社会上层和底层人物分别进行了探索,向我们真实地描绘了农民与沙皇、奴仆与帝王的形象。因此,我们不仅可以近距离地观察拿破仑和亚历山大等高层人物,而且有机会把他们置于整个社会背景中进行评论,宏观地评价他们的才干和作用。基于这点,托尔斯泰对公爵们、将军们和其他虚构的领导人的评价是相当严肃和平等的。当然,这个评价不敢恭维。尼古拉第一次看到沙皇,感到震惊,实际上,沙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我们对拿破仑的看法更为糟糕:当读到拿破仑在浴室里搓着肥胖的身子时,我们很难想到他就是欧洲的征服者。托尔斯泰的历史哲学观证明了他对领袖们的挖苦是有道理的。在他看来,历史不是某些伟人创造的,它是无数个小得无法独立分析的独特的因果联系编织在一起的结果。就连认为自己是世界主宰的皇帝们,也受着环境中诸多因素的束缚。

   

        讨论完主题,自然就要了解其主题成分。什么是主题成分呢?这个概念相对来说比较陌生。主题成分是指有助于逐步展现并形成文本主题的再现结构、对比或文学手段。《战争与和平》的主题成分可以大概概括为以下:不可思议的爱情、经济损失、死亡启示

首先是不可思议的爱情。《战争与和平》中充满了不顾后果而荒唐地选定配偶的情节,其中一些决定还带来了极为不幸的结果。彼埃尔凭着对异性的热情和信任与美丽的海伦结合,但是当海伦与他的朋友欺骗他时,他的生活立即陷入痛苦之中。娜塔莎被放荡不羁的阿纳托利迷得神魂颠倒,准备同他一起逃走时,并没有意识到他不负责任的行为将使她陷入悲惨的境遇。她为自己迷恋阿纳托利付出了代价。由于安德烈不能原谅她的过错,因此娜塔莎失去了与安德烈在一起的机会。在以上两例中,非理性的冲动都以失败告终。然而,托尔斯泰并无指责无理性的爱情。小说结束时发生在娜塔莎与彼埃尔和玛丽与尼古拉之间的两段爱情竟然同时为他们和作为读者的我们所惊诧。虽然在他们的头脑中想的是另外一回事,但他们都突然意识到自己深爱着对方。无法解释的爱情可以是一次可怕的错误,也可能是一次美妙的经历。它深不可测,象征着生活和直觉中不容忽视的神秘力量。

  在小说中,大量金钱和财产的损失是一个不断出现的题材,它尤其与罗斯托夫家的关系密切。在小说开始,罗斯托夫家族随着伯爵不负责任地挥霍财产,已经走向衰落。尼古拉在赌场上的失败加快了家族衰败的步伐。最后,在法军入侵时,他们被迫放弃了在莫斯科的宅邸和大部分财产。但是,经济上遭受损失不一定意味着失败。托尔斯泰本人为了获得精神上的重生,在后来的生活中就放弃了财产,他在《战争与和平》中住处罗斯托夫家物质方面的不幸具有积极的一面。罗斯托夫伯爵体面地为尼古拉偿还了债务,表明了父子之间的亲密联系,也使得尼古拉发誓五年之内还钱给父亲。他在小说开始时就明智地放弃了金钱,后来成为一个精明的地主。此外,罗斯托夫家对生活的态度并没有因为经济损失而发生改变。他们养育了两个迷人的孩子,分别与俄国最富有的两个家族——博尔孔斯基家族和别祖霍夫家族的成员结合。从某种意义上讲,托尔斯泰特别暗示了金钱上的放弃最终能够丰富远比物质财富更为重要的精神世界。

  在小说《战争与和平》中,死亡不只是一次生命的终结,还是一次能够带来哲学启示的精神活动。第一个重要启示就是安德烈在奥斯特里茨死里逃生时获得的。他躺在战场上幸福地觉得世间万物轻如鸿毛,身上如释重负。安德烈甚至不在乎拿破仑是否亲临,也不对他加以评论,世间的阶级权利观念在他看来毫无意义。托尔斯泰对死亡的启示作用的描述还包括一些人物通过别人的死得到顿悟的情况。彼埃尔在法军营地见到俄国战俘被枪决的情形遂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形成了对疯狂的战争和人类间兄弟友情彻底的认识。他对普拉东的尊敬使得普拉东的死成为他生活的转折点。同样地,安德烈的死让娜塔莎的观念产生了重大转变。她变得爱思考,比以前认真。如果没有经历过失去安德烈的悲痛,她大概不会成熟起来,最终与彼埃尔走到一起。因此,死亡不仅是生命的结束,还是对信仰和思想进行的一次深刻教育。

×

用户登录